笔趣阁 > 未分类 > 死局(兄妹骨科) > 手机
    

      【手机】

      顾小檩是长辈们很喜欢的那种长相,长直发,标准鹅蛋脸,五官单看不出奇,组合起来就是个温婉美人。她穿着红色的敬酒服,挽着陈正的胳膊,眼神和语气都很温柔。

      只是表面上很温柔而已。

      如果不是在家里见到她的爱马仕包和车库里那辆粉色的帕拉梅拉,陈卯卯会真的相信她是个贤妻良母,和陈正结婚是因为跨越年龄的真爱。

      后来很久以后,陈卯卯才知道,原来陈正比她想象中还要有钱得多,只是表面上比较抠,看起来像个中产而已。

      但那其实无所谓。

      陈卯卯对顾小檩挺有好感。

      或许人与人之间是有气场的,陈卯卯在见到顾小檩的第一面,就觉得自己能和她成为朋友。

      婚礼办得很有排场,陈正有很多生意场上的朋友都请来了,司仪热情得过了头,叁婚办得像头婚。就是陈正的眼光不怎么好,挑的婚庆风格不中不洋,反倒有点土味,生生把丽思卡尔顿宴会厅降低了两个档次。

      他们这桌是家属桌,新娘的亲属只来了她妈妈,年纪看起来和陈正差不多大。陈正这边倒是来了不少人,陈卯卯没见过的那些亲戚都来了,也见到了还没见过面的爷爷奶奶。

      这些年她从来没见过自己爷爷奶奶,听说二老这些年钟情出国旅游,五大洲都去了个遍,闲下来的时候就在乡下的院子里浇花养鸟,还包了几亩地,偶尔会让陈宵寅帮忙下地忆苦思甜。

      新娘她妈在桌上的时候,陈家的亲属还很客气,等她下了桌,有个阿姨就开始尖酸刻薄起来,倒还看在陈宵寅与陈卯卯的面子上,稍微留了几分余地。

      好不容易熬过了新郎新娘敬酒环节,二位新人去了休息室歇息。

      隔壁桌私底下的议论更多。

      “天知道小陈发了什么疯,都叁婚了。”

      “老房子着火咯。”

      “靠着肚子上位的吧。”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新娘比新郎小二十岁呢,只比他儿子大几岁,也不怕这小妈和儿子搞上。”

      他们的对话越来越离谱,陈卯卯听得烦闷,找了个借口出去透气,陈宵寅也很快跟了过来。

      二人出了酒店去外面闲逛,四周没什么行人,陈宵寅去牵陈卯卯的手,陈卯卯躲了一下,他就直接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

      “哥……不要在外面这样。”陈卯卯难为情。

      “躲什么,又没有别人。”

      陈卯卯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沉默下去。

      日头烈,外面没有空调,两人走到一家奶茶店,陈卯卯想进去买,陈宵寅不让,拉着他去了糖水铺,说糖水虽然没什么营养,但总比奶茶好,还能解暑消夏。

      他点了碗凉的绿豆汤,还让店家不加冰块,简直把养生贯彻到了骨子里。陈卯卯一边喝着椰奶西米露一边翻手机。

      陈宵寅的头靠了过来,看她在玩什么。

      陈卯卯下意识地关了屏。

      “别看我手机。”

      “那个摄影师删掉了吗?”陈宵寅的手越过她的肩头,拿走她的手机。

      --

      “那个摄影师删掉了吗?”

      从平潭回榕城的路途中,陈宵寅突然问她。

      “什么?”陈卯卯茫然。

      “你答应过我,要删掉他。”陈宵寅的目光直视着前方。他的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却伸到副驾驶上的陈卯卯那边,“不要一天到晚都盯着手机看,手机给我。”

      莫名其妙。

      她以为和他在一起之后,他会管得稍微宽松一点,谁知道他反而变本加厉,连她的手机都要检查。

      于是陈卯卯向他解释了这个误会。这是个美妙的误会,周一扬只是她用来试探他的工具。

      陈宵寅没有相信她的解释。

      或者说相信了,但他仍旧很固执地要她删掉他。

      他换了个说辞:“网上很多摄影师骗色的新闻,给女孩子拍照然后在私密空间里对女孩子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他又看起来是个惯会哄人的花花公子,万一哪天你被他骗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