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尘中记 > 006
    

      第章

      山中岁月不觉流逝,明珑本不属于人世,与世隔绝自然也无碍。但眼看班媱这日子也越过越超尘脱俗的,明珑有时觉得愁,愁她嫁不出去;有时却也释然,觉得以她这般心性,远离尘世的喧嚣也免得被欺负了。

      “没心没肺的,跟个野丫头一样。”明珑看着月色下戏水的少女,从黄昏就在此地流连,也不怕天黑了野兽跑出来将她吃了。

      明珑跳到一旁的石头上,对着班媱叫了两声。

      “就来了。”一人一狐处了十几年,班媱对明珑也是无需交流便能彼此意会,回过头慢吞吞地往岸上走。

      夏日的夜里还带着散不尽的燥热,班媱踩上鞋子,裤腿还湿漉漉地就往家里跑。少女上身就遮着一个兜儿,细细的一根红绳系在两个腰窝处,衬出纤细窈窕的身材。

      “穿上衣服啊!”明珑暗骂一声咬着石头上的外衫追过去,也幸而山中无人看见,不然他非剜了那人的眼睛不可。

      山中的夏日虽然有些闷热,不过比起干巴巴的冬天,班媱还是很喜欢,山里可以找到不少好玩的好吃的,就连院子里的向日葵也开得正灿烂。

      明珑是不能懂她在夏日的躁动,四季变动对他来说也都一个样,无非一个热点一个冷点。冷的时候他也不爱出动,除了在中午的时候出来晒晒太阳,大多时候都是窝在床上,抱着自己的尾巴静修,在班媱看来可能就是打瞌睡。

      不过夏天的太阳太大,明珑也不是特别喜欢,他更喜欢在晚上的时候晒月亮,也顺便陪着班媱在小溪边玩玩水,然后一道回来。

      一进门班媱就把鞋子蹬掉了,躺到床上欢快得打个滚,就预备睡去。

      明珑一路腹诽,进了门又将她的鞋子叼到床边放好,方才跳上床。

      班媱又黏黏糊糊地抱他,他的脸上满是木然,心里只是呵呵两声。

      前半夜拿他当宝,后半夜将他弃如敝履,人果然都是负心薄幸,连这丫头也不例外!

      明珑暗地里将班媱数落个遍,丝毫不承认是自己的皮毛太厚太热。后半夜班媱嘟嘟囔囔翻开身,他便熟练地窝到她脚边,连个声儿也不吱。

      今夜是十五,窗外的月亮又圆又亮,照得屋内清晰如许。

      明珑懒懒抬了下眼皮,默然运转周身灵气,调和自身。

      黑沉沉的夜幕寂静无声,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能听得见。

      明珑身为九尾狐,修炼本只已至化境,对周围的感知便异常敏感。

      外面柴扉响动的时候,明珑已经从床上一跃而下。

      “猪。”明珑回首看到床上睡得香甜的班媱,嫌弃都是从鼻孔里发出来的。

      皎洁的月光下,由柴扉进来的两个鬼祟身影也无处遁形。明珑一眼便瞧见当中一个就是前几日才来过的张兴,暗道此人长得歪瓜裂枣,果然心怀不轨。

      他原想静观其变,让班媱也长长记性,这世上可不是只有好人,但见两个宵小一路摸到了班媱房门,脸上带着那般猥琐神情,还窃窃私语不止,便有些按捺不住脾气。

      “这山里这么偏僻,你该不会是骗我的?”

      “骗你作何?我亲眼看见还能有假?这一个卖去百花楼,保准能得一大笔银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