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尘中记 > 014
    

      明胧对自己不可抑制地恼恨起来,恨自己此前不该多嘴,以至于一语成谶。

      班媱的情况凶险,明胧固有的骄傲也在暗暗支撑着他的神志,那就是不惜任何代价,都要将班媱从鬼门关拉回来。

      想到此处,明胧抱着班媱豁然起身,健步向外走去。

      轻飏等人见状,也急忙跟上,见明胧带班媱直驱后殿灵潭,便在台阶下止步,安静在外面守候以防明胧传唤。

      灵潭是明胧平日修炼之地,因为底下的灵泉贯通,温度要比别处低一些,也正因如此可以极大的缓解修炼时灵力暴涨而走火入魔。

      甫一接触到灵潭,班媱便觉得脉络中的胀痛缓解了一些,但她不懂调息,在求得片刻的舒缓之后体内的不适感也愈发明显,意识朦胧中仍旧蜷着身体难受地哼哼。

      明胧将她抱过来一些,趁着她稍有神志,一边运功帮她,一边在她耳际低语:“媱媱,听我的话,气息往下沉,慢慢呼出来……”

      他的耐心终是起了些效用,班媱的气息比之前顺了些,眉心的褶皱亦浅了许多。

      明胧却不敢稍有放松,掌心的光晕一直充盈着,不断融入班媱的体内。

      灵潭内遮天蔽日,身在其中难辨岁月。明胧一心系在班媱身上,也无心他顾。

      只是观察班媱的伤势,明胧推算已有两日时间,班媱的外伤已然恢复,但清醒的时候很少,对猛然接收的灵力尚不能调转自如,所以极为依赖他。

      明胧帮了她几次,后发觉这人就是赖皮,他一有离开的迹象就哼哼唧唧,俨然将他当成了运转灵力的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