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房间里点着一盏小小的灯。

    卡梅丽塔睁开眼,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布局平常的房间,看起来像是人类家庭的卧室。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柜,还有一个巨大的飘窗,只是现在拉着厚重的窗帘。

    卡梅丽塔想起身,突然觉得手上有些限制。

    她就着微弱的灯光一看,发现自己的手上是一副镣铐。并不长的铁链链接在不远处的墙上。她用力挣扎了一下,看到上面亮起了复杂的符文明白这应该是专门用来囚禁天使的。

    接着她又看向自己的腹部。那里缠着整齐的纱布。她能感觉到纱布之下的血肉差不多都已经愈合了。

    是谁那么贴心呢,不可能是那个恶魔吧。卡梅丽塔想起他拔出她身体里尖刺时冷酷果断的手法,又看了看手上的镣铐,觉得他做不出这么体贴的事来。

    不就是吃了他叁根手指嘛……大不了就让他吃回来呗。卡梅丽塔腹诽着。

    卧室紧闭的门咔哒一声开了。那个罪魁祸首的恶魔走了进来。他没再穿那件有些夸张的皮衣,而是穿着人类的黑色高领毛衣和灰色的长裤,半长的头发在脑后随便一扎,脚上拖着厚绒拖鞋,看起来就像一个气质温驯的pu?ton

    “啊,你醒了。你刚刚因为失血昏过去了一会儿。”尤利塞斯蹲下身,试图检查卡梅丽塔的伤口,“十翼天使的恢复力果然很惊人。”

    卡梅丽塔往后一缩。警惕地瞪着恶魔。

    尤利塞斯苦笑了一下:“别这样,天使小姐,我帮你包扎了伤口,还帮你清理了衣服上的血迹,你不用这么警惕。”

    “不用警惕?地狱里就没多少能够锁住十翼天使的东西吧?”卡梅丽塔举起自己带着镣铐的手。

    “这也没有办法,”尤利塞斯坦然地说道,“要是你醒来了我还没回来,你肯定会逃跑。而我还有事情要和你说呢。”

    尤利塞斯没有选择坐在卡梅丽塔对面的床上,而是席地而坐,平视着天使:“那个怪物全权由地狱处理已经不可能了,你的那些天使同伴肯定会帮你处理掉那个尸体,到时候这件事肯定会上报天堂。”

    “你的计划没办法实现了,”卡梅丽塔哼了一声,“所以要把我绑在这里撒气吗?”

    “这不是撒气,天使小姐,我是在和你谈话。”尤利塞斯平和地说着,举起了他的那只手。新生的叁根手指头相比起他原本的肤色要更加红润一些。

    “你想怎么解决这件事?”

    卡梅丽塔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