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梅丽塔知道自己不是个正常的天使。比起其他天使,她总觉得自己更像一个动物。比如说,她不喜欢把恶魔装进盘子里吃,而是会直接在抓到他们后直接啃食。这种野蛮的行为让她的很多同类都感到恐惧,但卡梅丽塔不在意。她是个猎人,所以她最擅长引诱猎物,抓住他们,然后享用他们。

    眼前的这个恶魔就是她的猎物。只不过不仅仅是食物意义上的。

    她安静地跟着恶魔上了楼,看着他打开门,露出了整洁无比,毫无搬家痕迹的房间,无声地笑了起来。但她没动,等到恶魔走到餐桌边整理新买的水果时,她慢慢把手移到领口,解开那里的扣子。

    当尤利塞斯回过头时他看到天使正斜靠在门边,她的白色连衣裙的扣子解开了一半,露出了洁白的胸口,上面正流淌着黄金一般的长发。清晨的太阳从窗帘缝隙中照耀进来,照亮了她的半张脸庞。那双一直笑盈盈的眼睛此刻没有任何情感,在光芒下显露出几分罕见的淡漠。

    明明衣衫不整,但这一瞬间的淡漠却让的她更像一个正常的天使了。

    恶魔在一瞬间的晃神里有了这样一个奇异的想法。

    感受到了恶魔的目光,卡梅丽塔勾起嘴角,狡黠的笑意重新回到她的脸上。

    “你明明知道我想干什么,还把我叫了上来,”她一步步走了过来,“这可是你自己同意的。”

    尤利塞斯小心地将果篮往桌子中央挪了挪,这次他没有后退。

    “虽然才两天,但是我好像有点想念你了,这两天脑子里一直都是你,怎么办......”天使仰着脸充满期待地说道,“上次我的那个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你不就是想方设法要把我当成你的食物吗。”

    “哎呀,这样说也太直接啦,比起让你被我吃,我当然会先从你最能接受的方式开始啦,”卡梅丽塔强硬地抱住了恶魔的一根胳膊,鼓起的脸颊蹭着他的胸口,放低了声音,“我可以先亲你吗?”

    听到这句话,尤利塞斯很难控制自己不发抖。

    是的,上次的“意外”中他全程都控制着自己没有让天使的嘴唇碰到自己的身体,当然,他后面把自己的手塞进去那是另一回事。总之,天使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没有亲吻到他。

    让猎人的武器触碰他的身体,就像飞蛾扑向蜘蛛的网,完全是在自杀。

    “放心啦,我还不至于那么过分。”卡梅丽塔的眼睛弯弯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强迫你的。我不太喜欢让对方太恐惧,这样不好玩。”

    然而话音刚落,她就把一个吻落在了恶魔结实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