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防备的恶魔差点发出一声痛呼——天使的力气可不是一般的大,她直接将他掀翻按在了床上,巨大的力量压在尤利塞斯的胸口,就像一个实心的秤砣砸在他的骨头上。

    “我有点喜欢你了,怎么办?”卡梅丽塔托着腮,居高临下地说道。她正坐在恶魔的小腹上,漫不经心地摩擦,那里的温度很高,她能欣赏到恶魔的皮肤从衬衣领口处正在慢慢变红,暗沉而浓郁的红色从下往上慢慢浸染他的皮肤,将他从一个人类渐渐勾画成一个非人。

    “但愿你不是认真的。”尤利塞斯皱着眉说道

    卡梅丽塔哼笑着伸手开始解恶魔的裤子,而这立刻让恶魔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天使在解开裤子后就慢慢后退,直到她退到恶魔的腿弯处,接着慢慢俯下身——

    “别......”

    恶魔应激似的起身,一把抵住了天使的下巴。

    “至少别这样,”尤利塞斯苦着脸说道,“我真的会......”

    谁知道天使一兴奋起来会不会直接给他整根咬掉。

    “哎呀是呢,”天使同情地摸了摸从恶魔裤子下拿出来的家伙,一边抚摸一边同情地说道,“我能感觉到,你被吓到了。”

    尤利塞斯很难控制自己不去翻一个白眼,只有天使相当开心,她充满同情地把脑袋搁在恶魔的胸口上,一颗一颗地帮他解开扣子,一边又用手帮他抚弄着性器。

    “说真的,作为一个恶魔你真的有点绅士过头了,上次我一直在故意惹你,还以为你会玩什么花样,结果你简直比那些故事里的传教士还要古板。”

    尤利塞斯给了她一个模糊的疑惑眼神。天使的手比他的身体要凉,抚弄的时候却极富技巧,尤利塞斯不得不让自己分心到卷边的床单上才能从一阵阵快感里找回些神志。

    “你可以试试看控制我嘛。”卡梅丽塔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恶魔的胸口,手指沿着肌肉的纹理慢慢描摹,在浅褐色的那一点上画着圈,就像一个厨师在分析她刀下一块质量上好的肉。

    “……你喜欢那种的?”尤利塞斯喘着气,一边忍不住捉住了天使在他胸前作弄的手。

    “嗯哼……也不是啦,”卡梅丽塔眨着眼睛说道,“只是看你刚刚被吓到了,想可怜可怜你,让你做点开心的事嘛。”

    开心的事。尤利塞斯觉得在这个天使面前也许开心得换一个定义了。

    “这是你说的。”恶魔确认道。

    “嗯嗯。”卡梅丽塔笑眯眯地用指甲拨弄了一下手中之物的头部,成功地听到恶魔的抽气声。

    然后她就突然被翻了个身,脸朝下被压进了被子里。突如其来的上下颠倒让卡没理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她就听到恶魔凑在她耳边讲话。

    “麻烦你把手放在枕头上,不要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