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非南墙 > 种子
    

      李响珍不在公寓里,冰箱门上留了张便利贴说自己去找李燃了。

      吴非没有开灯,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上的斑驳光影。因为饥饿,胃部的不适逐渐发展成疼痛,她蜷起身,觉得一切都好糟糕。

      所有让她伤心的人都曾令她快乐,开始和结束真的是个闭环。

      我又有什么资格抱怨呢?吴非心想,我没有在更好的处境里只是因为我不值得。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胃似乎还没醒来,既不饥饿也不疼痛。吴非坐起身抹了把脸,看到指腹上糊的眼线液,shit!她手忙脚乱跑到卫生间,照着镜子简直像活见鬼!居然忘了卸妆,吴非卸妆膏洗了两遍才用洗面奶,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她清楚地看见自己的额头和下巴上已经有了好几处可疑的红色隆起,轻轻碰一下就会痛的雷点。

      吴非对着空气就打了一套军体拳,操你妈操你妈!!为什么全世界都在欺负我!!!

      无能狂怒拌着昨晚的emo情绪达到了宿醉的效果,吴非有气无力地走回客厅,准备点外卖,在开学之前本本分分做废物。

      拿起手机的时候,吴非看见了不少未读消息:

      罗胥禾:[对不起,今天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

      罗胥禾:[如果你不生气了,给我回个消息。]

      徐悬:[小朋友晚上吃了什么?]

      徐悬:[图片]

      徐悬:[可惜,一桌子海鲜大餐你吃不到。]

      徐悬:[生气了?]

      王思思:[吴非,你是不是来看壹万戈林了,我看到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王思思:[本来想和你打招呼,看到旁边有个帅哥,那我就不打扰了哈!]

      王思思:[对了,祝你学业顺利!毕业的话欢迎回来哦!!希望还有机会和你一起工作!]

      ……

      吴非先是谢了王思思,随后给徐悬回了个[有什么好生气的不就是烧烤吗],对面几乎是秒回,又跟她拉扯了半天。到最后罗胥禾的聊天界面,她不知道该回些什么。

      要说生气吗,其实早就消了,她对事不对人,也能换位思考到罗胥禾不爽的理由。但是经过这一波,吴非觉得跟他没什么好说的。

      不怪他,地位不对等的人产生矛盾只是时间问题,她自觉退回到两人友谊开始时的起点线。

      “功亏一篑,哎。”罗胥禾叹气。

      “换我会直接骂你,”陆夏天一点儿也不同情视讯里的男人,“说话不过脑子。”

      “我当时代入了嘛……”

      陆夏天冷哼一声,“关你屁事啊?是你女朋友吗?”

      罗胥禾把文件合上,转了话题,“季南渊最近怎么样?”

      “就见了几回,他那死人脸能看出什么花来。”这话说的不带任何恶意,陆夏天是真的没什么机会接触到季南渊。

      她估摸着他会来的场合,他压根就没出现过,自己抱恙、偷懒没去的聚餐,好几次季南渊都去了。这种阴差阳错多了也就烦了,陆夏天逮不到人及时放弃,无欲无求之后,反而见上了几面。他的脸色很少好看,晚宴灯光下也照不出什么不健康的痕迹。

      “他问没问吴非啊?”罗胥禾停下笔,“你没说我的事吧?”

      “当然说了,但你和她闹掰的事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啊?!没有闹掰,我觉得我还能拯救一下!”罗胥禾着急了,“他说啥啊?”

      陆夏天拉开抽屉找烟,“他说挺好的。”

      “真的?!”

      “假的,”摸了半天也找不到剩的半包烟,陆夏天有点不耐烦,“他说哦。”

      罗胥禾取下眼镜揉鼻梁,一张苦瓜脸惨兮兮的,“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快了吧,这种事也急不来。”

      “他女朋友太受欢迎了,我真的要顶不住了。”

      藏匿于角落的香烟终于被找到,陆夏天搓着打火机,“他俩现在没关系,你别乱贴标签。”

      “你都不着急吗?”

      “急什么?”陆夏天深吸一口,肺部被尼古丁充盈,一颗颗肺泡似乎变得更加饱满,“我和那么多男人睡过,你着急了吗?”

      “……”罗胥禾一愣,“我不是那个意思……”

      “下了。”陆夏天按下结束的红点,合上了电脑。

      罗胥禾看着瞬间黑下的屏幕,知道对面听不见,还是低声补完了刚才的话,“……我不介意。”

      “不好意思,陆小姐,您不能进去。”陈晃神情严肃,挡在门前。

      “我有事要和季南渊说。”陆夏天伸手去推,对方却纹丝不动。

      “不好意思,季总说了……”